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基金新闻 > 正文

游戏行业进入瓶颈期:ST企业“花式保壳” 角逐云游戏

发布日期:2019-12-21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临近年底,A股上市游戏企业几家欢喜几家愁。

根据不久前发布的《2019中国游戏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实际销售额从2018年的2144.4亿元增长到2330.2亿元,增速为8.7%,比去年提高了3.4个百分点。

这样的成绩只能用适当回暖来形容,因为相对于2018年之前的高速增长时期,中国的游戏产业明显进入了瓶颈。以移动游戏市场为例,2015年和2016年市场规模的同比增长都在90%以上。然而好景不长,爆炸式增长过后,行业大洗牌之下,艰难求生成了主流,2018年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数量达到9705家,2019年更是达到18710家。

ST企业“花式保壳”

12月13日,*ST游久发布公告称拟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的8套房产公开挂牌出售,其出售的房产建筑面积合计 2852.74 平方米,价格估值为1.554亿元,若交易完成,预计将为*ST游久带来约 8000万元的净利润。

*ST游久卖房之举遭到上交所火速问询,上交所就出售房产的商业考虑、估值合理性、预计净利合理性等方面提出问询。12月17日,游久就问询函作出回复,回复称所出售房产为公司2002年一次性投资房产,现大部分为出租状态,出售原因则为“主要基于下一步进行内涵式及外延式发展所需资金储备考量,也为企业未来的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

实际上,8000万元的预估净利润对于*ST游久的作用不言而喻。*ST游久Q3财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其净亏损为1127万元;历史财报则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其分别亏损4.42亿元、9.05亿元。换言之,若今年四季度*ST游久无法完成全年的扭亏为盈,其将面临退市。

*ST游久尚有房产可卖,*ST富控的境况更为窘迫。12月14日,游戏公司*ST富控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上海风也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风也商贸”)签署了《代偿协议书》。根据该协议,风也商贸将代偿*ST富控与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1.63亿元的贷款本金,并向*ST富控收取相应利息。

其债务代偿之举也引来上交所问询,12月19日,*ST富控发布公告称将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

实际上,1.63亿的债务偿还对于*ST富控而言只是杯水车薪。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ST富控净亏损6.62亿,目前公司资产总计43.03亿元,相比之下负债总计84.92亿元,资不抵债。

面临巨额债务,*ST富控也试图通过出售资产自救。就出售旗下资产一事上交所多次向*ST富控发布问询函,截至目前,*ST富控仍未回复。

“无论是处置资产还是减轻债务,短期看或能帮助企业脱离退市,但长期来看仍无法从竞争中存活。”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表示,“2014至2016年游戏企业间大量的重组、并购掀起了一股风潮,其中也有一些并无强研发能力和游戏储备的游戏企业,随着2018年游戏版号进入总量调整,这类企业在游戏精品化的竞争中逐渐掉队。”

角逐云游戏

除了集中力量打造精品游戏,云游戏成为行业内部能看到的新红利。

世纪华通CEO、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在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表示,每一次的技术升级都会涌现全新的市场机会和商业模式,形成全新的消费习惯,诞生全新的龙头企业。他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游戏用户规模就将突破6亿人,市场规模也将达千亿级。

随着云游戏时代的到来,也带来新的商业模式。王佶认为,变量首先发生在云游戏服务平台本身,把游戏放在云端服务器运行,把渲染后的画面传给用户,同时向云端传回用户操作。能够提供这一套“流式传输”服务的,可能就是未来最大的“渠道商”,所以盛趣游戏有机会去创造这个新的巨大的平台;其次是用户对内容的购买,主要是基于付费订阅的模式。“随着云游戏用户规模的增加,内容的丰富和用户体验的提升,付费意愿和水平也会增强,平台的广告变现能力也自然水涨船高。”

在中手游内部人士看来,云游戏服务的开放和科技巨头布局,将大幅度提升货币化。由于中国游戏市场与欧美路径不同,中国游戏货币化以手游为主,欧美以PC单机为主。所以,云游戏服务对于大幅度提升手游ARPU值有很大帮助,对于像中手游这类存有大量手游发行的企业来说,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相关游戏公司亦与科技公司在云游戏领域展开合作。12月初,游族网络与华为签署了云游戏合作协议,双方将基于华为云鲲鹏搭建云游戏平台。根据协议,未来双方还将在5G+云计算+游戏等创新领域打造更好的用户体验。12月18日,腾讯游戏与GPU巨头英伟达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宣布成立联合创新实验室,构建基于PC和主机游戏的START云游戏平台。

无论是ST游戏企业的狼狈“保壳”,还是连年亏损的企业谋求多元化,都反映出A股游戏企业从狂热走向冷清。

当然,从整个游戏行业的未来发展来看,行业大洗牌并不是坏事。它提高了准入门槛,让行业的内部竞争,开始重点变为游戏设计、运营水平的竞争。

酷基金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