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基金新闻 > 正文

杨幂深夜与范思哲解约,损害中国主权的下场就是凉凉

发布日期:2019-08-12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中国人民固然有海纳百川的胸怀,但“一个中国”的问题不可以讨论、不可以质疑。这关系到民族的核心利益、关系到近14亿人的共同尊严,是我们的底线。中国人用日益坚定的决心和意志向世界宣示:主权和领土完整,不是可以交易的有价物,也不是一道可以骑墙的多选题!想在中国赚钱?必须,大声地、毫不犹豫地说出你的选择。

所以酷基金一首凉凉,要送给国泰航空和范思哲。

  近日,香港国泰航空先后被曝“丑闻三连弹”——恶意泄露航班旅客信息、继续让参与暴力事件的飞行员执飞、超3000名员工参与政治性“大罢工”。以这种不光彩的方式,连续在内港两地“怒刷存在感”。

  图:香港民众抗议国泰航空让暴力飞行员继续执飞航班。

  终于,8月9日,国泰航空等来了一记重击。

  中国民航局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提出三点明确要求。核心是:乱港分子,就别执飞内地了。支持“港独”的,内地不接收其航班。考虑到香港被深圳、珠海、惠州三地环绕,绕过内地执飞?几乎不可能,此招一出,等于掐断了国泰航空的“经济命脉”。

  难怪有网友开玩笑:“建议立即成立‘国泰航天’,以运载火箭的方式将乘客直线送入环日轨道,然后择机变轨,以返回舱形式送客人回家。”

  今天,范思哲沦为国泰航空的“难兄难弟”。

  这一源自意大利的奢侈品牌,因为一款T恤把香港和澳门列为单独的国家,涉嫌“港独”、“澳独”,引发巨大争议。该品牌的中国代言人杨幂,宣布停止与范思哲的全部合作,该话题在微博有6.6亿阅读。

 

创立于1978年的意大利奢侈品牌范思哲(Versace),其创始人Gianni Versace被誉为“上帝派来人间的设计师”。

  Gianni鲜明的设计风格,夸张前卫极富先锋艺术性的设计让范思哲这一品牌风靡全球,甚至吸引了戴安娜王妃、麦当娜这样的粉丝。

  范思哲的品牌标志美杜莎,在古希腊神话中寓意致命的吸引力,所以深受不少富人喜爱,被认为是“最聚财”的品牌。今年1月,范思哲被美国奢侈品集团Capri Holdings Ltd. (以下简称Capri)以超20亿美元收购。

  不过范思哲一边赚着中国人的钱,一边却干着伤害中国人感情的事。近日,有网友曝料,范思哲涉嫌“港独”“澳独”。这位网友贴出了范思哲的一款T恤为证。

  8月11日凌晨两点,杨幂的经纪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宣布与意大利品牌Versace 范思哲解除合约,原因为发现范思哲设计的服装涉嫌损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记者注意到,杨幂还删除了此前代言范思哲的有关内容。

  在杨幂工作室声明发出后不久,范思哲在其中国官方微博作出回应,称“为此次争议事件深表歉意”,称“我们的错误设计导致某些城市没有使用正确的国家名称,该T恤已于7月24日在Versace范思哲官方所有销售渠道下架并销毁。”范思哲最后重申:“我们热爱中国,坚决地尊重中国领土国家主权。”

  记者根据范思哲官网数据统计,范思哲全球总共开店约300家,在中国的开店数量最多,远远超过其在全球任何国家的开店数量,并且以中国内地116家数量最为庞大。

  凌晨宣布停止全部合作

  8月11日凌晨2点,@嘉行杨幂工作室发出声明,称公司及杨幂于网络平台中发现“品牌Versace设计的服装,涉嫌损害我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等相关信息。公司及杨幂在获知上述情况后,已向Versace范思哲品牌发出了“解除协议告知函”,并已停止与Versace范思哲品牌的全部合作。

  记者注意到,范思哲在今年6月24日通过微博宣布杨幂出任品牌代言人,属于品牌和明星合作的最高级别待遇。杨幂也是范思哲的首位中国代言人,这条微博的点赞数超过了15万,评论超1.5万,转发量超100万。

  杨幂是目前中国商业价值最高的明星之一,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早在“2017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杨幂就以年收入2亿元位居第三名。今年2月,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政府发布的企业纳税名单上,杨幂去年以1553万元位列明星法人代表工作室第二(东阳披露的明星中第一名为张艺兴工作室,纳税1913万元)。在去年某财经媒体发布的“明星消费影响力榜”上,杨幂更是高居第一名,是名副其实的“带货女王”。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国际奢侈品品牌第一次出现类似丑闻。去年,意大利奢侈品牌Dolce & Gabbana就因涉嫌种族歧视中国人,在上海拟举办的首次中国时装秀半路夭折,同时遭遇社交媒体网友全力抵制。

  范思哲中国开店数最多

  和很多意大利时尚家族企业一样,范思哲在国际化扩展中遭遇瓶颈,资本运作也屡屡搁浅,曾多次传出IPO均未实现,最终选择了投入轻奢集团Michael Kors的怀抱。今年1月,Michael Kors对范思哲的收购已经完成,并正式更名为Capri控股,MK控股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代码变更为CPRI。

  在收购之路上疯狂前行的Capri控股,其自身存在定位不明确、销量下滑、扩张过速、大幅关店的危机。从2013年开始,销量开始下滑;2018年5月,Micheal Kors就已宣布关闭北美125家门店,这意味着全球15%左右的门店都将被关闭。

  先后收购Jimmy Choo、范思哲,Capri不安于只做“轻奢品牌”,而是渴望走向奢侈品集团化的野心凸显。此后,Capri采取了一系列品牌推广措施,投入巨资支持范思哲成长,聘请杨幂作为代言人,押注中国市场就是重要举措之一。Capri集团在声明中表示,收购范思哲是该公司重要的里程碑,集团将倾尽资源,预计范思哲在收购后的收入将提升至20亿美元,将Versace的全球零售店由200家扩张到300家等。


值得一提的是,Capri控股的股价持续创下2012年2月份来新低纪录,上周五(8月8日)最低报30.52美元。  母公司强力资源加持下的范思哲,表现也可圈可点。上周,Capri发布的首季度业绩显示,范思哲当季收入2.07亿美元,超过华尔街分析师预期,品牌当季同店销售有双位数增幅,门店净增8间至196间。分析师称,Capri的一季度销售额低于预期,“收购范思哲是Capri控股在黯淡的一季度中的唯一一个亮点。”

  记者查询范思哲官网发现,虽然范思哲已火速发表声明道歉并表达对中国领土国家主权的尊重,但在范思哲的官网搜寻全球开店分布,其仍将中国的港澳台与中国区别开来表述。

  记者根据范思哲官网数据统计,范思哲总共开店约300家,在中国的开店数量最多,远远超过其在全球任何国家的开店数量,并且以中国内地116家数量最为庞大。范思哲在其他所有国家或地区开店都是两位数,美国开店21家,总部意大利开店12家。

  一面在中国市场疯狂捞金,一面又做出挑战底线的行为。难怪网友们在范思哲的致歉微博下评论:“想要中国的市场,就请用尊重来换。”

 Versace此前陷入关店潮 被轻奢“吃掉”后站在十字路口

  公开资料显示,1978年诞生于意大利的Versace由意大利设计师Gianni Versace与兄弟Santo及妹妹Donatella创立。在1997年Gianni去世后,Donatella接管了Versace,并担任 Versace的创意总监,长达21年。

  Versace以其大胆的设计和美杜莎标志而闻名。随着全球奢侈品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Versace遇到了一些困难。随着近年来品牌连续出现亏损,Versace最终也不得不面对被收购的命运。

  Versace于去年被奢侈品集团Capri收购。2018年12月31日,Michael Kors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完成对意大利老牌奢侈品Versace的收购,并将于2019年1月2日正式改名为Capri集团。目前,Capri集团包括Michael Kors、高端鞋类品牌Jimmy Choo和Versace。

  Capri集团在声明中表示,收购范思哲是该公司重要的里程碑。该集团表示,集团将倾尽资源,预计Versace在收购后的收入将提升至20亿美元,而Versace的全球零售店将由200家扩张到300家等。

  早在2018年9月, Michael Kors已发布声明宣布就收购Versace签署了最终协议,收购价格为18.3亿欧元,支付方式为现金加股票。现金部分来源于公司账面现金、现有银行授信额度下的贷款及由财务顾问摩根大通和巴克莱银行承诺提供的信贷支持;同时,Versace 家族还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Capri集团股票。

  此前,Versace一直是独立运营品牌的典范之一。公开资料显示,目前Versace公司除了主线系列Versace外,旗下还包括ISTANTE 、VERSUS 、V2 、 VERRY 和童装YOUNG VERSACE等副线系列,不过目前收入增长动力依然来自Versace。

  2014年2月,Versace宣布与美国私募基金公司黑石(Blackstone)达成协议,黑石收购了Versace 20%的股权,公司依然主要由Versace家族控制,当时Versace的估值为10亿欧元。彼时,Versace家族和黑石集团表示,将在三到五年内进行IPO。不过,Versace集团首席执行官Jonathan Akeroyd最近表示,集团尚未有计划进行IPO,目前的发展重点仍是以品牌重组和提升业绩为主。

  与其他奢侈品牌如Gucci相比,Versace近年来的表现非常一般。在数字营销和电商方面投资的缓慢,使其逐渐在奢侈品核心人群的年轻购物者中失去了市场份额。根据Versace公布的数据,2017财年该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4%至6.86亿欧元,与2016年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起,Versace陷入了关店潮。2016年,Versace在全球的门店数为239家,2017年为218家,截至2018年底,Versace在全球的门店共200家。

  2020年第一财季 Versace亚洲市场销售额逾7000万美元

  8月7日,Capri发布2020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29日的第一财季内,Capri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11.9%至13.46亿美元,不及分析师预期的13.7亿美元。Versace是Capri集团旗下唯一录得增长的奢侈品牌,同店销售额增幅达两位数,销售额录得2.07亿美元,其中来自包括中国的亚洲市场的销售额为710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34%,为Versace的第二大市场。


吞掉 Versace的Michael Kors集团是否会出现“消化不良”?奢侈品专家、要客研究所所长周婷曾记者表示,这个基于如何重新定位Versace,是坚持奢侈品定位,还是变成轻奢路线。改轻奢可能性最大,但也最不容易成功;其最好坚持奢侈品定位,重新对客群和产品进行定位分析,这样成功可能性更大。  Capri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Idol在财报中表示,期内业绩的亏损主要与批发收入减少和北美业务疲软有关,但强调这一结果是在集团的预期之内,引进新品牌后需要经过一个磨合期,Versace可能还需要一年才能有类似的表现。

  财报显示,Capri集团计划在今年对Versace投入更多资金,包括开设约30家新的门店和扩大电商业务等,长期目标是将Versace的年收入从9亿美元提升至2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Capri是美国轻奢品牌Michael Kors的母公司。而杨幂是Michael Kors的首位全球代言人。业内人士分析,杨幂的代言曾经一度让Michael Kors在中国赢得品牌热度,Capri可能有意让Versace复制Michael Kors在中国的成功路径。

 范思哲不能不敬畏中国市场: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范思哲是Capri集团旗下唯一取得增长的奢侈品牌,销售额录得2.07亿美元,其中来自包括中国的亚洲市场的销售额占总收入的34%。而范思哲的中国市场,更是多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

  企业都是逐利的。大概无人能比它们更深谙“合则两利,折腾则两害”之理。

  从韩国乐天到D&G,从摆放极右翼书籍的日本APA到“在地图上做文章”的万豪酒店……一段时间以来,某些国际大牌或连锁企业,一面赚吆喝,一面“挑衅”中国人的文化传统乃至家国底线,但无一例外,收获了“凉凉”的结局。

 无论是范思哲的所谓“疏忽”,还是国泰航空的所谓“员工个人行为”,都隐隐绰绰地指向同一个内心独白:为了公司利益,中国主权利益是一块可以捏弄的橡皮泥、可以交易的有价物。

现在的中国早已不是过去的模样,谁都可以踩一脚、骂一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逐渐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我们不仅口袋鼓了,民族自信心在增强,捍卫底线的决心、意志与能力同样与日俱增。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选择有意无意地支持“港独”、“台独”,只能说明一点:有眼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