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基金新闻 > 正文

两律师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新城控股 称其涉嫌信批违规

发布日期:2019-07-08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新城控股(601155)实际控制人、前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丑闻的影响还在持续发酵。

  7月7日,上海、江苏两名律师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直指新城控股、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证券违规。

  在举报信中,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义明、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凯洲称,“王振华作为新城控股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对自己行为及其法律后果应予知悉,在其在前往公安机关接受调查之时即为新城控股作为上市公司主体已知悉该重大事件。新城控股在王振华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前即应立即(2019年7月1日)通知新城控股有关人员及部门依法处理,即使依照《信披管理办法》2个交易日披露期限的要求,新城控股也至迟应在2019年7月2日履行信披义务。但是,新城控股却在2019年7月4日才向公众披露,造成股价异常波动,给投资者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应对受损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上海警方7月3日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本市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开展相关工作。7月1日下午,在警方工作下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通报中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即时任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王振华旗下的“新城系”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在A股上市的新城控股(601155.SH),在港股上市的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和新城悦(01755.HK)。受此影响,在近3个交易日内,三家上市公司合计蒸发市值逾400亿元人民币。

  王振华被刑拘的消息被正式公布后,新城系上市公司迅即展开“切割”。

  7月3日晚间,新城控股(601155.SH)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同时,王振华之子王晓松任公司董事长,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任期相同。作为新城控股母公司的新城发展当天也公告称,王晓松已经接任了公司董事会主席一职。新城悦公告则称,公司非执行董事王振华被刑事拘留,拘留与公司经营无关。

  “公告披露时间同样被质疑。7月3日,新城控股于当日召开董事会。举报人质疑,董事会通知由何人具体何时通知?”举报信还称。

  严义明对澎湃新闻表示,“6月29日、30日。王振华的犯罪行为及举报行为,和7月1日王振华去公安以及公安机关决定拘留,都是各自独立的,是需要单独披露的独立的法律事件,所以,需要在7月2日晚12点前披露,否则就是重大隐瞒。”

  范凯洲则告诉记者,“上市公司董事长有一个勤勉、谨慎的业务,在7月1日其去公安局就应该向警方做出说明,安排好上市公司的事宜,此外不正常的交易是否涉嫌内幕交易也需要证监会来查明”。

  举报信还提及,7月1日-3日共有5起大宗交易。中国银河(11.590, -0.14, -1.19%)证券宁波柳汀街证券营业部4度出现在卖方席位上,5笔交易卖方营业部都来自宁波连续三天的5笔大宗交易。来自宁波的卖家共卖出187.6万股,成交额累计达7900万元,其中仅中国银河证券一家就卖出155.6万股,成交额6500万元。

  举报人还表示,王振华、新城控股高管是否在6月29日至7月4日开盘前与新城控股有关股东、股民、贷款银行、债权人等以任何方式(包括通过第三人)进行过联系?联系内容如何?

  “王振华在去警方接受调查前肯定与他人就相关事宜进行了协商,一定有人知情。其中与公司高管及律师协商的可能性更大。”严义明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其后公司股票交易发生异常,可能是部分知情人进行股票交易,“很可能是内幕交易。”

  “我们希望通过实名举报的方式查清真相,维护中小股民的利益,也进一步规范证券市场,除了这个目的,我们还希望在维权结束后,发起一个人道基金会,对受害儿童进行捐赠,也希望推动类似侵犯儿童事件的保护,形成一个保护机制。”两名举报律师如此表示。


不止中小股民受损。  受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事件影响,在近3个交易日内,王振华旗下的“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合计蒸发市值逾400亿元人民币。

  7月5日,至少已有33家基金公司下调了新城控股(601155)的估值价格。其中,汇丰晋信基金是目前给出估值最低的基金,该公司将新城控股估值下调至25.21元/股,该价格较7月3日收盘时还要跌5个跌停板。

  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共有44家基金公司和6个资管机构踩雷新城控股,机构持股比例合计占76.46%。其中,基金持有3.81%,券商持有1.49%,陆股通持股比例占1.36%。

  具体来看,此次踩雷新城控股的机构中,东证资管持股最重,共有22个资管计划持股,合计持股达3305.04万。也就是说,如果东证资管在一季度结束后没有调仓换股,那么仅7月4日1天,该机构在新城控股的持仓就浮亏1.41亿元;如果按照还有2个跌停计算,那么东证资管在3个交易日的浮亏总额将会高达3.82亿元。

实名举报信中,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严义明律师、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范凯洲律师称,王振华在其在前往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时,即为新城控股作为上市公司主体已知悉该重大事件。

新城控股应在王振华接受调查前,立即通知新城控股有关人员及部门依法处理。即使依照《信披管理办法》2个交易日披露期限要求,新城控股也至迟应在7月2日履行信披义务。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在举报人看来,王振华在6月30日被害人家属向公安机关举报控告时,最晚在7月1日被公案机关立案调查时,即应预见自己将因涉嫌犯罪而无法履行董事长职务,对新城控股公司经营以及股价产生严重不良影响,应立即告知公司相关人员并安排后续事务。

“但是,新城控股却在2019年7月4日才向公众披露,造成股价异常波动,给投资者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应对受损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举报人认为。

就此事件,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王怀勇告诉第一财经,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规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应当及时披露,时间期限为自起算日起或者触及披露时点的两个交易日内。

“重大事件已经泄露或市场出现传闻的话,上市公司就应当及时披露相关事项的状况或者可能影响事件进展的相关风险因素。” 王怀勇表示。

公告披露时间同样被质疑。7月3日,新城控股于当日召开董事会。举报人质疑,董事会通知由何人具体何时通知?会议记录中是否讨论过应于7月3日立即披露?决定于7月4日公告而非7月3日立即披露的原因是什么?

此外,截至一季度末,新城控股有38415位股东,由王振华控制的股权有67.17%,另外有近9%在机构手上,其余均为散户。

举报人表示,王振华、新城控股高管是否在6月29日至7月4日开盘前与新城控股有关股东、股民、贷款银行、债权人等以任何方式(包括通过第三人)进行过联系?联系内容如何?

值得注意的是,7月1日~3日共有5起大宗交易。中国银河证券宁波柳汀街证券营业部4度出现在卖方席位上,5笔交易卖方营业部都来自宁波连续三天的5笔大宗交易。来自宁波的卖家共卖出187.6万股,成交额累计达7900万元,其中仅中国银河证券一家就卖出155.6万股,成交额6500万元。

举报人提请证监会对可能存在的内部交易进行调查。

 

新城实控人事发后,多家持有新城股票的机构相继调低持仓估值,最高一家给出五个跌停的预估,此后穆迪、标普、惠誉和中诚信四家评级机构就新城事件发布报告,或调整评级,或将之列入负面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