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基金观点 > 正文

中短债基变身网红 货基替代或为主因

发布日期:2019-08-22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近日,记者注意到,中短债基成了网红,发行空前频繁。据Choice显示,2019年以来,截至8月19日,公募基金共发行了716只基金,中短期纯债数量高达69只,位列发行榜第三名,而该类基金在2018年同期仅有10只。因2019年成立的中短债基暂未披露净值增长率,故2018年成立的中短债基中,2019年以来截至8月19日,平均收益率为2.62%,中科沃土沃安中短利率债券A以7.72%收益率位居第一。

  其实,2019年以来,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不断下行,天弘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在7月15日甚至不到2.3%,中短债基能迅速成为宠儿与其货币替代作用不无关系。

  2019年7月4日,中国证监会易会满主席在讲话中强调,要在提升权益类基金的占比上下功夫,让权益类基金成为资本市场重要的长期专业投资者。因此,有基金公司向记者反馈,近来债基这类固收产品的批复在放缓,权益类基金的发行更为顺利。

  中短债基成新宠

  据记者统计,2019年以来,截至8月19日,公募基金共发行了716只基金。以二级分类来看,其中长期纯债基金为282只,偏股混合基金为161只。值得注意的是,中短期纯债基金数量高达69只,位列发行榜第三名。

  而在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8月19日,基金公司发行629只基金,偏股混合基金、长期纯债基金数量均在200只以上,分别为233只、208只,而发行数量第三名的是被动指数基金、普通股票基金,并列40只,而中短期纯债只有10只,占总数量的1.59%。

  从全年的时间来看,2018年共发行1067只,发行量前三名分别为长期纯债基金、偏股混合基金、被动指数基金,分别为376只、332只、85只,中短期纯债基金不足60只。

  这意味着,2018年8月20日至2018年末,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短期纯债基金发行了50只,这份“热情”一直延续至2019年8月。

  中短期债基是个啥?

  顾名思义,债券基金分为主动投资与被动投资,主动投资包含纯债基、一级债基以及二级债基。纯债基小家族里,有一个分支叫短期纯债基金,简单来说,这种基金投资的债券大多是1年之内到期的。这种债券基金主要投资短期债券,也就是剩余期限不超过397天(含)的债券资产。

  通常来说,债券基金的投资价值跟市场无风险收益率的高低有关系,也就是说跟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高低有关系。

  比如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处于高位的时候,通常债券基金整体也是处于值得投资的阶段,其中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于3.5%,可以考虑长债基金;十年期国债收益率3%-3.5%之间,可以考虑短债基金、银行理财,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小于3%,可以考虑货币基金、银行理财。

  货基替代致中短债基走红

  为什么中短债基突然火了?

  “货币(基金)替代。”沪上某基金业内人士简短而干脆回答记者,早在两年前多余,货币基金宣传就已受限,各家基金公司的做法也证实了这一点。

  长城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基金经理邹德立向记者详细解释到,中短债基金的预期收益通常情况下要高于货币市场基金,但预期风险也会高于货币市场基金。而普通债基期限长,比如五年七年十年的期限,它的价格波动更大,所以通常普通债基的风险比中短债基的风险更大一点。如果和权益基金或者股票相比,债基的风险会更小一些。

  据Choice显示,因2019年成立的中短债基暂未披露净值增值率,故2018年成立的中短债基中,2019年以来截至8月19日,平均收益率为2.62%,收益率最高的为中科沃土沃安中短利率债券A,高达7.72%,由马洪娟、乐瑞祺共同管理;第二名为国投瑞银恒泽中短债债券A,同期回报率为3.5%,与第一名存在较大差距;由刘万锋打理的招商鑫悦中短债A以3.35%的收益率位列第三;另有6只中短债基同期净值增长率超3%。

  同期回报率在2%-3%的中短债基为45只,另有5只基金净值收益率不足2%,其中民生加银家盈半年定期宝回报率不足1%。

  值得注意的是,据Choice显示,2018年全市场只发行了易方达现金增利货币C一只货币基金,2019年8月19日,该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为2.82%。

  事实上,2019年以来,以天弘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持续走低,截至8月19日,仅为2.298%,不足3%,而余额宝、理财通等电商渠道的货币基金亦是如此。

  批复速度明显放缓

  接下来市场会怎样?

  平安基金固收投资总监张文平向记者称,基本面方面,结合专项债、政策意图等,基建投资有望持续回升;无盈利及环保压力推动,叠加高基数效应,制造业投资会回落;地产投资短期有补库存支撑,但最新融资政策约束下,投资难持续,预计缓慢下行。


监管机构、基金公司也确实是这么做的,除了早已被限制宣传的货币基金,近日还收到基金公司的反馈,债基整体的批复速度明显放缓,但公司还是在争取申请到。  中短债基红火的背后,债基的发展也正面临着些许困难。2019年7月4日,中国证监会易会满主席在讲话中强调,要在提升权益类基金的占比上下功夫,让权益类基金成为资本市场重要的长期专业投资者。

  此外,货基作为固收的一类,一方面受中短债基的替代,另一方面受大方向的限制,日子会好过吗?

  记者从天弘基金方面了解到,从目前的管理规模来看,上述限制对天弘余额宝没有太大影响。对收益有要求的客户,肯定是会流失一部分。但是余额宝大规模客户都不是理财型需求,人均持仓才1千多元,大部分是为了还信用卡、购物款才放钱在里面。此外,收益率的下行才是影响规模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