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今日焦点 > 正文

新能源车车十年首下滑 成本问题亟待解决

发布日期:2020-01-14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1月13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下称“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其中,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2136万辆和2144.4万辆,同比分别下降9.2%和9.6%。

  而此前一直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也在2019年出现了下滑。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3%和4.0%。这是我国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10年来,年度产销首次出现负增长。

  “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面临的压力进一步加大,产销量与行业主要经济效益指标均呈负增长。汽车行业利润率明显较低,车企压力确实非常大。”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

       成本问题亟待解决

  近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0)在北京举行。在有关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尚未公布的背景下,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万钢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皆肯定新能源汽车购置环节财政补贴政策有效促进了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并主张在2020年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不再退坡,让企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补贴退出后的产品规划与研发工作。

  这番表态,同时也引发市场的强烈反应。1月13日,永安行、比亚迪、北汽蓝谷、特锐德、德联集团、中马传动等多个上市新能源企业纷纷跟涨,其中部分企业更是一度涨停。

  对于许多研发新能源汽车的主机厂来讲,成本的高昂一直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华创证券在一份研报中表示,今年补贴在不退或者少退的情况下,由于企业自身成本下降,产业链的盈利能力将大幅提升,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一旦单车的毛利率改善,企业就会大规模的推产品跑量,而且销量越大,规模效应会越明显,盈利能力又会进一步提升。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ICCT)执行主任Drew Kodjak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目前的市场背景下,相比于内燃机汽车的技术比较成熟,新能源汽车在成本方面仍相对高昂,因此相比于可以将生产内燃机汽车产生的利润转向新能源汽车研发的传统车企,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专门从事新能源汽车生产的造车新势力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目前蔚来的最主要任务之一便是降本节源,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讲,“活下来”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近日,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就研发、技术及软件创新方面“抱团取暖”。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朱军在这次论坛期间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的采访时就表示,以电动化为代表的“新四化”是两家企业,也是行业的共识。目前,电动汽车在汽车销售的比重较少,且成本仍然高昂,只能依靠国家补贴来推动,而在补贴整体下降的背景下,未来需要依赖互相结盟,通过发挥整体的规模效应,以支撑巨大的研发开支。

  Drew Kodjak也提出,目前已经有新能源汽车企业凭借发挥规模效应,成功降低相关成本的案例。以特斯拉为例,该组织曾联合美国的研究机构,就特斯拉Model 3进行拆解并计算真实生产成本,发现自该款汽车销量大幅度提升的2017年开始,其间生产成本下降近30%,而随着特斯拉在中国的国产化逐步推进,市场销量的增加必将导致销售等成本进一步得以分摊,这一层面的成本将有望继续下降。

  中关村新型电池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业内估算,在一辆纯电动新能源汽车中,动力电池所占据的成本超过四成。从目前来看,通过近几年的技术创新,国际主流动力电池企业的每度电的成本已经相较于三年前下降近一半,下降至130~150美元/千瓦时,且随着人工智能、云平台及与主机厂的合作趋势加快,这一成本仍有可下降的空间。

    业内期望2020补贴平稳过渡

  十年来,在财政补贴的大力推动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取得了从0到100万辆的突破,成了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取得了一定先发优势。

  公开数据显示,自工信部2016年在网站上公布新能源汽车补贴清算公示以来,已经6次公布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清算情况。这6次补贴清算,总共为2015、2016、2017年三年销售的70.52万辆的新能源汽车发放了624亿元中央补贴。如果算上还未清算的2018、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初步预计,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中央财政补贴的金额已超过1000亿。

  “补贴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起着关键的推动作用,表现在诸多方面,比如技术的进步、企业的积极性、产业链的形成。经过这几年,市场初步形成,基础设施也逐步完善。以补贴政策为主导的激励政策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1月12日,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表示。

  不过,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遭遇的下滑,打击了市场的信心。

  “我们新能源车整体的行业利润率比较低,由于2019年的退坡,整个行业目前处于亏损的状态,很难通过销售新能源车取得盈利。目前,新能源车产业还不可能完全的走向市场化。”1月13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

  根据此前的规划,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逐步退坡,至2020年底完全退出。现行的补贴政策从2019年6月26日正式施行,施行时间不足半年。由于补贴政策每年发生变化,车企需要逐年根据政策调整成本和研发节奏。

  1月1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0)发表演讲时提出建议:“到2020年底,现在也就是一年的时间了,我们觉得不要再制定中间的补贴政策,也不要对补贴的产品、技术指标再做新的调整。”

  他认为,新能源汽车产业需要稳定预期,要让企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退补以后的产品规划和研发工作,更加满足市场的要求。

  事实上,在1月10日百人会论坛的一场车企大佬、行业专家、部委领导等参与的闭门讨论会上,对于新能源汽车政策变化的讨论非常激烈。

  多位与会的企业人士和行业专家表示,希望2020年能够延续2019年的补贴政策,给企业提供更长的缓冲期,来缓解经营压力。

“新能源汽车面临残值问题,这不利于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和流通,这也与电池技术水平有关,不过电池技术也正在提升。”许海东表示,预计2020年新能源汽车能够和2019年持平。

  师建华认为,当前市场环境下,应当关注新能源汽车产业质量的发展,而不是数字的变化。

       酷基金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