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盘综述 > 正文

鞋王奥康跨界疫苗:盈利能力超过鞋业 原证监局局长突击入股

发布日期:2020-01-14  作者:  来源:  浏览:

        2020年1月16日,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华生物”)的IPO申请即将上会受审,这家成立于2004年,主营为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正是“温州鞋王”王振滔的跨界之选。

在康华生物股权结构中,王振滔除了直接持有18.37%的股份外,其还通过奥康集团间接持有21.44%的股份,为康华生物实控人。

康华生物冲击上市,是奥康集团生物制药板块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但以鞋企身份广为人知的奥康去跨界生物制药领域,难免受到外界质疑,加上隐含在背后的行贿风险,康华生物的IPO注定了喜忧参半。

疫苗盈利能力超过鞋业

 

据媒体早年的报道,作为制鞋企业的奥康一下子跨入没有任何关联的医药行业,业界并不理解,并开玩笑说其利用相同生产线“白天做鞋,晚上做药”。为了避免别人对其做药与做鞋的误解,奥康集团专门起了与奥康名字无关的康华生物作为制药公司的名字。

不得不说,对于进入医药领域,王振滔是有先见之明的,尽管未料到制鞋业会面临当下的困境,但当时确实是为了寻找第二利润增长点。

经过16年的发展,康华生物的营收规模在成倍增长。2016年-2018年,康华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9291.64万元、2.62亿元及5.6亿元,增长率分别为30.74%、181.90%及113.59%。疫苗的毛利也十分可观,康华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0.72%、89.46%及94.44%,毛利率处于较高水平;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65.79万元、7445.79万元及1.7亿元。

“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爆发之后,长生生物退市并被吊销营业执照,狂犬疫苗的产能是不足的,这使得康华生物这些同类疫苗公司获得了增长机会。”上海一位关注大医疗领域的私募人士指出。

王振滔率先布局医药的眼光在近几年得到了印证。2016年以来,王振滔的皮鞋业务因行业原因步入寒冬。奥康国际的净利润逐年减少。2018年,康华生物带来的盈利已然超过了奥康集团的皮鞋业务。这一年,奥康国际实现营收30.4亿元,几乎是康华生物营收规模的5倍,但归母净利润仅为1.37亿元,比同期康华生物的净利润少了约0.33亿元。

IPO前夕,灵魂人物缘何离职?

 

木匠出身,后以卖鞋发家的“温州鞋王”王振滔自然是不懂高深的生物科学研究的,2004年,当其看到疫苗行业的前景并准备跨界之时,其将最核心的技术研发能力押注在了来自于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称“成研院”)的几位研究人员身上。

康华生物的“灵魂人物”蔡勇便是在这个时候从成研院离职,以创始人的身份加盟康华生物的前身——康华有限。

公开资料显示,蔡勇,出生于 1973 年 6 月, 1995 年-2004 年任职于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历任基因工程乙肝疫苗室主任助理、RA27/3 风疹疫苗独立课题组第一课题负责人(项目开发经理)、大病毒疫苗室副主任职务;2004 年任职于康华生物(康华有限),历任总经理、董事职务。

虽然与蔡勇同期加盟康华有限的还有同样来自于成研院的周蓉、李声友等人,但从其后的种种科研贡献和在康华有限中的待遇,蔡勇无疑是康华生物能走到今天的最大功臣。

2009年,康华生物进行其成立后的首次股权转让。蔡勇以每出资额1元的代价从奥康集团和自然人林丽琴手中分别受让了康华生物10%和20%的出资份额,以30%的股权比例与王振滔和奥康集团一起正式成为了康华生物的股东。在此之前,康华生物的股权悉数由王振滔家人持有,林丽琴为王振滔之妻。

但就是这样一位对康华生物举足轻重的人物,却在其此次IPO临门之时选择了辞职而去。

据康华生物IPO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 11 月,康华生物股份公司召开 2018 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蔡勇辞去公司董事并免去其职务。

对于此次蔡勇的离职,康华生物方面给出的原因则是让人遐想联翩却又颇显“老套”的“因身体原因”辞任。

不过在蔡勇离职的背后,却是一家名为重庆广弘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广弘”)在近两年的崛起。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广弘成立于2016年,蔡勇正是该公司的董事长,在2019年7月6日之前,蔡勇更是现身亲自担任法定代表人。

“疫苗行业是人才密集型行业,技术人员的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是公司长期保持技术优势的基础,决定了公司发展潜力。随着疫苗企业人才竞争日趋激烈,若公司不能维持技术人员队伍的稳定,并不断吸引优秀技术人员加盟,公司未来发展可能存在风险。”这是在康华生物招股书中对于技术风险的提示。

 原证监局局长突击入股

2017年,随着康华生物的净利润从前一年的600余万爆增10倍至7445万,其IPO上市的计划也被正式提上日程。也正是在2017年开始,诸多知名私募PE纷至沓来,其中包括如平潭盈科、泰格盈科等与“盈科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盈科资本”)等有着密切关联的企业。

盈科资本董事长钱明飞,被业内人士认为背景神秘,能量大,人脉关系广,其本人更被外界称之为“Pre-IPO之王”。

​除钱明飞现身康华生物股东名单外,获悉,一位曾在证监系统任职多年的证监会资深官员,也在2018年新年前夕突击入股康华生物,在其入股7个月后,康华生物改制为股份制公司,2018年底则正式向证监会申报其IPO申请。

若此次康华生物IPO一旦成功上市,以其2018年1.66亿净利润计算,就算以其IPO发行价的估值“红线”23倍市盈率计算,康华生物上市后的估值至少将达到近40亿,这也就意味着目前持有康华生物约1.82%股份的杭州九祥,其持股市值将达到7000余万,这一数字与其2017年底入股价相比,两年多时间账面收益至少爆增达4.46倍。

酷基金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