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盘综述 > 正文

贵人鸟5亿债券违约:屡次被下调评级 大卖股权,却“节外生枝”

发布日期:2019-11-13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双11全球狂欢日,对于贵人鸟(603555)的债权人来说恐怕是没有心情狂欢了。2019年11月11日晚,贵人鸟发布公告,5亿到期债券无法偿付。

 

​贵人鸟解释原因为,公司融资渠道严重受限,偿债能力持续恶化,流动性趋紧,且难以在短期内处置相关资产筹措本期债务兑付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贵人鸟史上首次出现债券违约。

屡次被下调评级

由于业绩亏损和流动性不足,贵人鸟多次被降级。

今年6月起,联合评价就在不断的下调主体和“14贵人鸟”债券的评级。

  2019年6月21日,从“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2019年9月16日,从“AA-”下调至“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6天前的11月5日,又从“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从债务结构来看,截至2019年9月底,贵人鸟的总负债33.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42%,有息债务金额为26.24亿元,其中短期债务金额为25.98亿元。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截至今年9月底,贵人鸟账面上货币资金只有0.15亿元。

  联合评级就此指出,贵人鸟“资金流动性紧张情况未能得到缓解,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另外,2019年三季报显示,贵人鸟还存在对外担保风险,对外担保中有1亿已出现逾期。

  早在2018年9月20日,贵人鸟与包商银行分支机构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为曾经的控股子公司、关联方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在包商银行的1.3亿元授信提供担保。

  然而,由于杰之行未能按期向包商银行偿还已到期的贷款近1亿元,贵人鸟收到包商银行的《催收通知书》,存在较大的代偿风险。

       大卖股权,却“节外生枝”

  眼看着业绩持续下滑、资金周转不畅,贵人鸟开始大卖股权。

  2018年12月27日,贵人鸟将所持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给陈光雄,交易价格30,006万元。

  2018年,贵人鸟将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37%的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3,522.21万元、811.42万元。

  2018年7月,贵人鸟向九牧王转让了持有的贵人鸟上海100%股权,股权交易价格6,008.09万元。

  接连出售公司股权,意在及时回笼资金,缓解贵人鸟所遭遇的资金困境。然而,其中最大笔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却节外生枝,引来一系列的麻烦。

  2016年6月,为推动线下渠道布局,整合优质资源,贵人鸟通过受让和增资的方式,以38810.5万元取得了杰之行50.01%的股权。杰之行,全称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主营体育用品、服装鞋帽等,是一家体育运动产品专业零售商。

  杰之行原有股东做出业绩承诺:2016年,杰之行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2016-2018年3年累计实现不低于2亿元的净利润。不过,杰之行后续的业绩表现却是远不及承诺。经双方协商,贵人鸟将杰之行50.01%的股权卖给原股东陈光雄,交易定价为30006万元。前后2年多时间,3.88亿买来的股权,只能以3亿再卖掉,净亏损8800多万。

  还不只是亏损,更大的问题是股权转让款迟迟没能收到。

  根据双方约定,50.01%的股权转让款分两次支付。2019年4月20日前支付第一次12000万元,2019年10月31日前支付第二次18006万元。

  公告显示,第一次股权转让款陈光雄便未能按时支付,多次催告无效后,贵人鸟将其告上了法庭,后经调解达成一致。第二次股权转让款已过付款时限,目前仍未回款。而后,双方又重新签订了补充协议,将剩下的18006万元分13次支付。而这迟迟收不回的股权转让款,也是贵人鸟本次债券逾期的直接原因之一。

多元化发展要求公司具有较高的综合经营能力,但并不意味着放弃主营业务,而应作为主营业务的补充。目前来看贵人鸟的探索并不成功。

酷基金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