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盘综述 > 正文

金嗓子拖欠近5200万元广告费成“老赖”

发布日期:2019-11-10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因未履行法院已生效判决,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食品”)的实控人江佩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

拖欠近5200万元广告费

事情缘起于金嗓子食品和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空华文”)的广告纠纷。

因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剩余广告费约5000余万元,后遭星空华文起诉,。

2017年4月1日,星空华文向金嗓子食品发送催告函,要求10日内支付全部欠款5076万元。之后又发送律师函,要求金嗓子食品支付欠款和违约金。最后,追讨不得的星空华文将金嗓子食品起诉到法院。

一审中,金嗓子食品认为,星空华文出具的收视率报告不权威,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上述两个节目的收视率都没有达标。根据备忘录约定,节目收视率不达标,企业有权扣减广告费;此外,没有签订广告合同,说明双方没有就广告费达成书面一致,企业也有权拒绝支付。因此,金嗓子食品认为自己没有违约,不需要再付钱。

历经法院一审、二审后,今年6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金嗓子食品需支付星空华文剩余共计5167万元广告费。

​但截至被执行信息发布日,金嗓子食品未履行上述义务。

“失信”背后的多起诉讼

2019年9月,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对江佩珍的限制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等行为。

不同于很多没有偿还能力的破产企业,实际上,目前金嗓子控股的资金比较充裕。根据2019年半年报,金嗓子货币资金为7.44亿元,短期借款为3.56亿元。

而据天眼查显示,金嗓子已经多次因为该饮料的宣传推广情况与广告公司对簿公堂。2017年,新三板企业比酷股份将金嗓子食品诉至广西钦州市钦南区人民法院,因前者通过多种渠道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投放广告,后者却拖欠370余万元的费用。

此外,另外一家新三板企业海天网联也曾起诉金嗓子食品,只是法院在一审中驳回了海天网联的诉求。

“扶不起”的饮料业务?

“从这些诉讼来看,金嗓子对于草本植物饮料的发展还是比较着急的。”

在2015年至2018年,金嗓子喉片的营收占比始终在90%以上,植物草本饮料一直被列在“其他业务”当中,业绩也未出现较大增长。

相反,这一业务的广告投放成为金嗓子控股销售费用的晴雨表。财报显示,2016年公司销售费用达3.19亿元,较2015年2.55亿元大幅提升,2016年年报中提到,费用增长是草本植物饮料投放广告所致。2017年和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回落到3.05亿元和2.9亿元,年报中均表示是草本植物饮料业务推广费下降所致。有一细节或已反映出金嗓子控股对于草本植物饮料的态度。在2016年、2017年财报首页出现的图片中,主打元素由之前的金嗓子喉宝变更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而在2018年财报、2019年中报的首页图片中,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已经不见踪影。

作为润喉片领域的龙头企业,金嗓子着急力推饮料业务的背后,是该公司长期品类单一带来的增长乏力困境。

2015年上市的金嗓子,在该年营收7.07亿元。2016年升至7.68亿元。此后便再也没有突破7亿元。并且,在2015年金嗓子喉片卖出1.29亿盒后,该款产品便一路下滑,直至2018年的1.04亿盒。

对于当下的金嗓子控股,江佩珍能否再次唱起《国际歌》,并带领这家老牌企业再次走向辉煌,依然值得期待。

酷基金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