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基金网-中国领先的基金理财门户 登录注册 手机版 客户端
我的基金
最近浏览

大盘竞猜中央银行签到

我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基金新闻 > 正文

兴业矿业吉兴业家族股权被冻结 22亿债务危机难解

发布日期:2019-05-13  作者:kjj  来源:  浏览:

 内蒙古赤峰,因盛产黄金白银而闻名。在此掘金多年的赤峰首富吉兴业耳顺之年危机上身。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7年,吉兴业实控的兴业集团闯关IPO折戟,极为低调的吉兴业从此为人所知。2010年,吉兴业调整策略借壳富龙热电,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并将其更名为兴业矿业(5.290-0.09,-1.67%)

  入主8年来,虽然兴业矿业的经营业绩起起伏伏,亮点不足,但吉兴业均顺利挺住了。然而,去年兴业矿业大幅亏损,让吉兴业有些晕头转向。

  年报显示,去年,兴业矿业实现营业收入24.39亿元,净利润却亏损1.71亿元。此前,公司还预盈6亿元—7.5亿元。业绩反转源于公司对双源有色等三家矿业公司计提资产减值7.94亿元,进而影响净利润8.96亿元。

  更大的风险出现在今年。今年2月,兴业矿业核心子公司银漫矿业发生特大矿难事故,引发内蒙古地区矿业全面停产整顿。

  截至目前,去年为兴业矿业贡献近10亿元的三大主业矿业仍处于停产整顿之中。而这,也是公司今年一季度亏损的重要原因。

  备受关注的还有债务危机。截至去年底,兴业矿业货币资金只有7000万元,而债务达22.15亿元。今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已不足2000万元,债务反增至22.38亿元。

  吉兴业自身股权质押风险已经爆发。截至目前,兴业集团及吉兴业子女所持股权几乎全被质押,且因卷入民间借贷纠纷,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因股权质押纠纷,兴业集团所持公司股权全被司法冻结。

  5月10日下午,兴业矿业证券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目前未接到大股东股权质押被平仓通知,锡林矿业、融冠矿业复产工作正在推进。

  预盈7.5亿逆变亏损1.7亿

  入主第8年,吉兴业实际控制的兴业矿业迎来了经营业绩最为惨淡之年。

  今年1月31日,A股百余家公司接连爆雷之时,兴业矿业的一份业绩预喜公告令股东振奋不已。公告称,预计2018年实现盈利6亿元至7.5亿元,相较2017年盈利5.65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6.20%至32.75%。公司解释预喜原因称,全资子公司银漫矿业2500吨/日铜锡系列技改工程完成且已达到设计要求,银、铜、锡金属产销量同比增加,直接影响去年经营业绩。

  然而,预喜仅过23天,为公司贡献不菲业绩的银漫矿业发生特大矿难事故。

  4月15日,年报披露前夕,兴业矿业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及业绩快报,净利润下修至亏损1.5亿元至2亿元,同比下降126.55%至135.40%。原因是,对双源有色、富生矿业、巨源矿业三家矿业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合计为7.94亿元,加上已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负债转回1.02亿元,合计减少当年净利润8.96亿元。

  半月后,公司披露的正式年报显示,去年,其实现营业收入24.39亿元,同比增长15.51%,净利润为亏损1.71亿元,同比下降130.2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66亿元,同比下降129.11%。

  今年一季度,这一下降之势还在进一步扩大。前三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0.46%,净利润盈转亏,为—2821.54万元,同比降幅为123.76%。

  业绩接连大幅下降或是吉兴业始料未及。

  2012年,吉兴业完成对富龙热电借壳,将其旗下矿业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不过,吉兴业带给兴业矿业的并非都是喜讯,兴业矿业的经营业绩也不养眼。

  2011年至2015年,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87亿元、1.30亿元、0.69亿元、1.62亿元、—0.25亿元。起起伏伏中,2015年跌至谷底。2016年,公司走出亏损困境,盈利0.89亿元。2017年,则是吉兴业入主之后的大爆发,当年营业收入从上年的8.66亿元飙升之21.11亿元,猛增143.90%,净利润为5.65亿元,增幅高达531.56%。

  或因此,吉兴业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中以45亿元排名第902位,成为赤峰首富。

  好不容易实现了经营业绩大爆发,正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瞬间跌落,兴业矿业势必元气大伤。吉兴业也将被踢出胡润百富榜。

  40亿并购扩张后遗症初显

  兴业矿业巨亏或与其激进扩张密切相关。

  入主兴业矿业后,吉兴业频频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

  2014年9月,兴业矿业首次向控股股东兴业集团收购资产。公告显示,兴业矿业自有现金1.2亿元收购唐河时代100%股权。当时,也曾受到市场质疑,标的注册资本4.3亿,主要经营探矿服务,未来的主要产品是铜镍矿,当年8月20日才取得采矿许可证,尚未进行生产。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兴业集团轻松实现了套现退出。

  2015年,兴业矿业再次向兴业集团收购资产,这次收购的是荣邦矿业100%股权,仍然是现金收购。

  同为向控股股东收购,收购银漫矿业的过程要曲折得多。早在2014年12月,公司就开始筹划收购事宜,2015年3月,兴业矿业正式宣布收购银漫矿业100%股权。但不到一个月,公司又宣布终止收购,原因是银漫矿业建设工程进度低于预期。当年10月,公司又重启收购,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作价27.35亿元,这一估值是2014年10月增资时估值的1.75倍。

  重启重组期间,证监会两次问询,2016年11月,最终确定的收购价格降至24.13亿元,加上金达矿业,合计为33.96亿元。这也是公司迄今为止最大一笔资产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6月下旬,正在建设的银漫矿业施工现场发生一起安全事故,导致停工。当时,兴业矿业向证监会申请中止审查重组事项。所幸,当年8月,当地安监部门以“原则同意结案”给予放行,兴业矿业才得以恢复审查并获得批准。

  历时两年多收购的银漫矿业确实为兴业矿业的经营业绩贡献不小,成为其核心子公司。根据当初承诺,银漫矿业在2017年至2019年的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66亿元、4.64亿、4.64亿元,累计不低于12.93亿元。近两年,其实现的实际数为4.67亿元、6.03亿元,累计为10.70亿元,超额实现了业绩承诺数。

  而另一家公司则是屡屡爽约。兴业集团承诺,2017年至2019年实现净利润为422.20万元、1833.68万元、2427.05万元,实际数为—142.86万元、—153.63万元、—296.49万元,连年亏损。

  除了向控股股东收购资产外,兴业矿业还向第三方收购,相继完成了对天通矿业100%股权、铜都矿业49%股权收购,今年1月,公司再次筹划以3.06亿元价格收购铜都矿业51%股权。

  当然,也有收购失败的。去年,公司曾筹划以9.99亿元收购雪银矿业99.89%股权,今年1月底,公司宣布终止收购。

  上述实施的并购交易价格合计达40亿元。系列收购完成后,兴业矿业主业为有色金属及贵金属采选与冶炼,跃升为国内白银龙头企业。公司自身为控股型公司,具体业务由下属14家子公司实施,分为采掘、冶炼、投资、贸易四大板块。

  只是,14家子公司中,去年有10家亏损。而银漫矿业矿难事故引发的停产整顿蔓延至锡林矿业、融冠矿业,这三家公司去年净利润合计为9.89亿元。

  大肆扩张后遗症已经显现,今年该何去何从?

  大股东所持股权全被司法冻结

  随着核心子公司爆雷,兴业矿业及其大股东兴业集团债务危机不期而遇。

  今年还计划斥资3.06亿元收购铜都矿业51%的兴业矿业已经出现严重的流动性问题。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只有7003.77万元,较上年同期的5.37亿元锐减4.67亿元。而其短期借款5.4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6亿元、长期借款14.84亿元,合计为22.15亿元,偿债缺口之大可以想见。

  今年一季度末,这一状况不仅没有丝毫改善,反而有加剧迹象。其货币资金只有1851.60万元,而债务仍然高达22.38亿元。

  不仅如此,兴业矿业经营性负债也存在较大缺口。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动负债19.50亿元,流动资产只有7.71亿元。其中,存在十分明显拖欠现象。截至去年12月末,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48亿元,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8.09亿元。其中,应付账款为7.82亿元,主要是井建、基建及地勘工程款、物资采购款、外包劳务费等。

  兴业矿业财务风险凸显,曾经多次借助资产注入进行套现的大股东兴业集团资金也异常紧张。

  兴业集团由吉兴业于2001年创立,吉兴业持股80%,其弟弟吉兴军持股10%,剩下的10%由吉兴民、吉兴辉、李建英等其堂兄、姻亲持有。

 

  兴业矿业前十大股东中,除了控股股东兴业集团持股29.76%外,吉兴业的儿子吉祥、女儿吉伟分别持股0.67%、0.66%,吉兴军之女吉喆持股1.59%。吉兴业为公司董事长,吉兴军为总经理,吉祥担任董事,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公司。

  然而,截至目前,兴业集团所持兴业矿业股权质押比高达99.82%,吉祥、吉伟、吉喆三人直接持有的股权几乎全处于质押状态。

  高比例质押股权危机已经爆发。今年3月,因兴业集团卷入民间借贷纠纷,其所持公司0.56%股权被被广州黄埔区人民法院冻结,所幸5月7日解除。

  最新的风险是,公司5月10日晚公告,因兴业集团与国金证券(9.370-0.11-1.16%)股权质押纠纷,5月7日,其所持兴业矿业4.74亿股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85.20%。至此,兴业集团所持公司100%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

  形势如此严峻,作为曾经富甲一方的吉兴业,面临高杠杆扩张后遗症,不知能否一如既往地挺住?